摸鱼 生活 Rules & Tips
1. 遵守中国大陆相关法律法规
2. 推崇善意、理性的交流方式
3. 反对无病呻吟
4. 不要轻易对他人的选择下定义
5. 反对性别、种族、职业等歧视
6. 发帖留联系方式请加密 Base64
7. 提倡独立思考,反对无脑跟风

第九章 被围

查看: 1184|回复: 12
3
ZOE 发表于 2024-4-19 11:07:05
   郑先宇和平时无二,只要有同学来找,他都会暂时中断自己的事情先帮别人解决问题,但是再多余的交流和往来就没有了,所以这种绝对疏离的方式让大家也都对他不远也不近,就像没有瑕疵的玉,无从琢磨。

   “你不是很擅长逃跑吗?现在给你机会,我不动你,二十秒,如果你能跑到我看不见的地方我就放了你。”
   “……我的腿动不了了……咳咳”
   “那可不能怪我了,上次你说请我们上网,但是却食言了,我很不爽,因为我的钱都花光了,所以你今天身上的钱全部都得给我。”
   “钱都在手机里,密码是……”
   “此后你最好和今天一样当只听话不咬人的狗,否则,但凡你在这个学校,为你量身定做的游戏就会层出不穷……”

   “一会儿实验室老师就下来了,如果不想事情闹大,都赶紧散了,我先把受伤的同学送去校医务室。”郑先宇平时不会过活动中心后边这条小道回宿舍,因为机器人实验室在活动中心三楼,从北侧楼梯下来抄小道回去比较近,今天撞了巧,他把书包包带紧了紧,径直朝着趴在地上的男生走过去,“你腿动不了就先不要逞强,我背你。”
   “狗拿耗子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识趣的话就快滚”
   说话的是个染蓝发的外国佬,言语粗鄙,长相却跟乖戾的性格相反,面目线条都很柔和,琥珀绿的眼眸下落着重重的黑眼圈,四肢纤细也很修长,脸上除了有点雀斑之外并没有伤疤之类的坏学生的标志,郑先宇心想,这又是个脑袋空空的暴力爱好者。
   “你们应该是高中部的吧,还在学不良搞校园霸凌,如果不打算往死里打,就回去准备高考的事情会更好些。”
   对面被言语触怒的几个人齐刷刷围住郑先宇,身体比较魁梧的红发男生已经朝着他面门直抡拳过来,郑先宇往后撤了半步虽然没有躲过,但泄了力的拳头打在脸上并没有很疼,他书包里装着电脑和PCB板还有焊锡枪之类的,便径直砸到红发男生肋骨上,对方就蹲地不起了,剩余的三个人齐齐扑过来想先控制住郑先宇踹倒他再打,郑先宇没有抱头闪躲反迎上去生挨了几拳,扯住一个人的头发,发狠了用膝盖磕那人鼻梁骨,又解决了一个,但他尾椎骨被踹了几脚,往前趔趄了几步撑住没趴下,书包里的东西散了一地,他手快,捡起焊锡枪调到最高档,对面一出手他就用焊锡枪无差别烫过去,对方不能近身。
   “我发誓,一定要让你后悔今天多管闲事!”蓝发男扔下一句话就转身走了,剩下的人也跟着往校外去了。
   “谢谢……”立花之彦胡乱抹了下脸上的血,“如果你不路过,我不知道要被困多久,老师一般都不过这里,除了认栽,没有其他办法……”
   “我背你先去医务室,看看腿要紧不,”郑先宇蹲着扯过立花之彦的胳膊背他起来,“下回见了他们,如果是一群人避不开,就照着那个蓝头发的脸,往死里打,打死他你不会偿命。”
   “那个蓝头发的人叫哈尔斯·马丁内斯,我在学校后边的网吧被他们盯上的,我给老师反映过,老师让我尽可能不要落单,但没有说怎么处理他们。”
   郑先宇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到了医务室,校医查看处理了下伤口,但是片子需要去医院拍,所以只能先打电话叫家长开车过来,立花之彦大概给妈妈说了下情况,就被接走了。

   一周后再见时,郑先宇明显感觉立花之彦的刻意疏远,眼神也有躲闪,总之就是有点反常,他便留了心眼,谨慎地注意一些周围环境的变化,所以麻烦找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很意外。
   “自习完我有事情跟你说。”立花之彦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和学习无关”。
   “一会儿我得去趟小超市买笔芯。”
   “如果我说是上次的那些人要找你,你是躲还是见?”
   “对他们我避之不及,还去见,脑子又不坏。”
   “我话带到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嗯。”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郑先宇是吧,你还真不好找……”那个叫哈尔斯的蓝发男生嘴里不知道是含的什么,嚼得“咯嘣咯嘣”的,惹人不快。
 楼主| ZOE 发表于 2024-5-10 15:23:10
越是标榜自由的,越对阶级和特权痴迷、偏执,他们越想让人三六九等,站在高处去俯视别人,搅弄他人的人生,好满足其日渐固化的优越感。金钱也好,权力也罢,都是获得操控者身份的钥匙,翻云覆雨的工具。很多时候,上位者的傲慢就是肆意嘲笑你的处境却又不想看到你的挣扎,只想让你乖乖蛰伏于此,而下位者的反抗,要么自戕寻求一些死后的公正要么被蚕食殆尽,无人知晓。

表面上确实是因为郑先宇的多管闲事让自己落到这步田地,又或者他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一个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圣者,去替代了另外一个受此遭遇的孩子,但归根结底,都是一群霸凌者在家族势力的庇护下有恃无恐地挑选自己的猎物,折磨他们并以此为乐。当下网络虚拟言论自由,为博流量,受害者有罪论甚嚣尘上,人微,才能感受到言轻带来的痛苦和无力,就好像自己是哑巴而别人是聋子。

“埃里希,你不要忘了,你我两家是牛椋鸟与犀牛的关系,你最好收起你的同情心,不要背着我搞小动作。”哈尔斯的蓝发已经褪色成枯草一样的黄,新长出来的头发又是棕色的,看着像个不会滋事的混混,但他的话却压迫感十足。他没好气地吐出烟圈,又若无其事地把烟头在郑先宇的手臂上摁灭:“下学期我就跟着家里回美国了,所以,得趁早留些消遣的东西来。”说完他跳下床架子中间的铁栏杆,拿着一只装在笼子里的小白鼠,放在宿舍门口的位置。

郑先宇被告知要配合录一段视频,他要四肢撑在地上,去抓小白鼠,演绎出‘狗拿耗子’的场景才可以离开,双方一直僵持,直到郑先宇察觉自己的手会不由自主地抽搐,身体也会不时战栗,困倦感越来越重,哈尔斯见状终于露了笑脸,“郑,为你量身定做的锁链终于打好了,爬过去,用嘴抓住那只小杂种,我就给你糖。”

郑先宇开始有些懵,后来感觉越来越难受,明明没有被虫子之类的东西叮咬,皮肤之下的骨缝间却痛痒无比,皮肤表层感觉有风吹过。他回想起经他们手到他嘴里的东西就只有那些硬糖,一两颗地喂了十来次,想来是毒品没差了,他每次被打都要先被绑起来,所以即使很愤怒也只能被那个叫都德的红发男生踩在后背箍在地上无用地挣扎,“你们这群垃圾……”
都德不知怎么搞到保安室的警棍,卯足劲打在郑先宇的腰腹上,等挨打的人失了声才缓了下手的频率,都德看了眼哈尔斯的示意停手说道:“你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哈尔斯会好心奖励你两颗,不然,等你求饶的时候,他可是会把你当破抹布丢到垃圾桶的。”
……
“……”郑先宇抑不住咳了两声,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狗屁,在这种牲畜跟前,越隐忍越窝囊,越被变本加厉地耍花样欺凌,他提高了声音“你先松开我…,我才能照你们说的办……只是我太疼了”

哈尔斯看着奄奄一息的郑先宇,解开他身上的绳子,问西摩尔要了两颗糖,伤口会让人更加渴求缓解痛苦,镇静之类的药物,他一直这么认为。郑先宇的手耷拉在地上并没立刻起身,哈尔斯俯身低下头冲郑先宇指着小白鼠说道,“抓它过来,就给你糖。”

郑先宇目测好距离,两只手针扎一样的麻痹感慢慢过去了,虽然残剩的力气不多,但目标是哈尔斯左耳的耳道,只要落点准确,就不会出什么岔子。他知道哈尔斯在守株待兔,他得出其不意搏一把才能破这个局,抓着早早攥在手里的签字笔芯,他先抬头看了眼哈尔斯,“你头发该重新染一下……”
 楼主| ZOE 发表于 2024-5-6 16:39:48
“你们想干什么?”郑先宇被堵在饭堂楼梯拐角,来往的学生虽然不少,但看到这阵仗也都退避三舍,“我还以为你们会聪明点,在校外堵我,这是在学校,监控就在头顶。”

“知道——过一会儿你就不会有心情耍嘴皮子了”哈尔斯扭头看了几个跟班,“带他去后操场。”

“我今天跟编程赛指导老师一起过来吃饭的,我喊他——”

“他会当作没听到,你和他的饭碗比,微不足道。”哈尔斯扯了下书包带子,“走。”

    操场上的灯只剩下旗杆旁边儿的一个照明灯还在亮,所以黑黢黢的死角很多,水龙头台子旁边的空地有几辆乱停放的车子,郑先宇被推搡至此,身上只有一支前两天刚买的签字笔,还没有想好怎么脱身,双手就被反缚住被迫抬头听对面人说话。

“你知道我们这种学校念书好是没有什么优待的吧,你给那个小日本佬说逮着我一个人往死里打,杀人”哈尔斯揪着郑先宇的领口顿了下继续说,“还不偿命?你们未成年是有这个说法没错,我们这种人,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

话毕,拳脚如雨点落在身上头上,郑先宇蜷起身子想要抱住头未果,哈尔斯掏出焊锡枪,“你上次用这个东西烫我们,这次也换你试一下。”

“呃——啊”郑先宇被烫得瑟缩了下,疼出了声:“你们特么是疯狗吗,除了咬人,还想干什么?”

“当然,是做一些受法律保护得上的事情,直到我们觉得可以了才能停止。”

不知道被打了多久,感觉四肢百骸哪里都很疼,鼻子口腔满是血腥味,思考不得其他,耳旁嗡嗡地响着句:“疼的话,送给你颗糖吃……”

入口的香甜像镇痛的特效剂,顷刻便舒坦了很多,昏睡之前的记忆只剩下这味蕾满溢开来的馥郁。

哈尔斯总会给他编排一些殴打的借口,比如,给的糖果为什么不好好吃掉、为什么还要惹警察过来、为什么要给大人告状,害他动了关系让校方以‘郑先宇同学表现优异作为交换生出国两个月’的借口才平息……招惹上这种被烟熏坏了心的恶鬼,像是被迫感染上瘟疫,求救的信号被屏蔽殆尽,逃脱不得。不断被袭扰,虐打,秽语侮辱,眼前充斥着他们扭曲的五官,讥笑打骂的声音不绝于耳,被伤得重了就丢给马丁内斯家的私人医院处理伤口,周而复始。

郑先宇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被哈尔斯他们用了多少利益置换掉了,总之,自己被针对霸凌这件事情,知情的老师们不约而同选择三缄其口,无人愿伸援手,借他手机打电话的同学据说已经转校,而之前还想以好友自居的立花之彦有时候也会掺在观客的人群里看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不后悔自己出手阻止哈尔斯一行伤人的事情,只是很后悔落至这种境地是因为一个日本人,他从来不是什么理中客,他甚至已经想好怎样报复回去才能抵消这段时间的折磨。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他隔一段时间就被塞的那一块糖,是西摩尔通过英国那边的人脉搞到的特殊的合成大麻素Kushiney,这种硬糖在那边学生中间特别流行,新型毒品的形态和合成方式花样层出不穷,缉毒警在制定出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案之前早就拥有完备的一套流通链。
流光莲华 发表于 2024-5-10 15:59:04
厉害啊,虫友!
Developer_Qiu 发表于 2024-5-10 18:24:55
写得很好 继续写下去
sunqb 发表于 2024-5-10 22:02:36
在虫部落更新小说?难以理解
 楼主| ZOE 发表于 7 天前
sunqb 发表于 2024-5-10 22:02
在虫部落更新小说?难以理解

也没人说不行 不是
 楼主| ZOE 发表于 7 天前

前面的看了没?网铺得很大~
 楼主| ZOE 发表于 7 天前
Developer_Qiu 发表于 2024-5-10 18:24
写得很好 继续写下去

摸鱼的时候写一下
初晓微茫 发表于 6 天前
很不错啊
流光莲华 发表于 5 天前
ZOE 发表于 2024-5-11 10:33
前面的看了没?网铺得很大~

没看到诶,但是真的写的不错,坐等完整文字版方便观看分享,嘻嘻!
Developer_Qiu 发表于 4 天前
ZOE 发表于 2024-5-11 10:33
摸鱼的时候写一下

"操场上的灯只剩下旗杆旁边儿的一个照明灯还在亮,所以黑黢黢的死角很多,水龙头台子旁边的空地有几辆乱停放的车子"这一段画面感太强了(PS:那我就摸鱼的时候看一下,哈哈哈)
Swig 发表于 3 天前
厉害厉害!里面一些地方可以看到铺垫很大,加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虫部落 陕ICP备14001577号-1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3015号联系我们FAQ关于虫部落免责声明虫部落生存法则蛙先知 - AI 玩家社区 🚧

Build with for "make search easier" Copyright © 2013-2024. Powered by Discuz! GMT+8, 2024-5-18 14:0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